| 关于 app下载

扫一扫下载

浙江24小时客户端

新年首场钱报读书会,和梁鸿聊聊我们的亲人与家庭

全文艺 2018-01-02 11:31:54

浙江24小时-钱江晚报通讯员 马正心


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下图二维码,进入活动直播(周五晚7:30左右开始)

WechatIMG193.jpeg


新年至,车站、机场又是一片繁忙,相对短暂的元旦假期间,我们依然奔波,去到家人、朋友身旁。

2018年1月5日晚上7点半,钱报读书会请到学者、著名作家梁鸿,在宝石山上的纯真年代书吧与读者见面。

在新年的第一场钱报读书会,梁鸿将携新作、长篇小说《梁光正的光》与特邀嘉宾吴玄、苏七七和读者朋友们一同谈谈文学与现实,谈谈我们的亲人,我们的家庭。

2017年的近40场钱报读书会里,我们将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、学者请到杭州,与读者见面,分享文学、知识,一同思考。

2018,钱报读书会还将继续下去。1月份,已经排了4场。

是的,我们,停不下来了。只要你爱看他们的书,我们,就请他们来。

WechatIMG104.jpeg

中国家庭的热闹与孤独

——《梁光正的光》新书分享会


时间:2018年1月5日晚上7时30分

地点:纯真年代书吧


嘉宾:

梁鸿,学者、著名作家

吴玄,作家,《西湖》主编

苏七七,影评人

主持:

萧耳,作家、媒体人


主办:钱报读书会 华云·文化咖 纯真年代书吧 人民文学出版社


报名参加方式:

1)分享上图海报至朋友圈,截图发送至“文化咖”微信公众号后台,即可参与报名

2)短信发送(姓名+人数+作家面对面)给秋明137 7782 7691


2017年10月,作家、学者梁鸿的首部长篇小说《梁光正的光》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。

0-2.jpeg

这是梁鸿继《中国在梁庄》、《出梁庄记》等在社会和学界影响巨大的非虚构文学之后,新一部扎根于故乡“梁庄”的虚构作品。

0-5.jpeg

▲《中国在梁庄》法文版

《梁光正的光》以年近古稀的梁光正执意寻亲、报恩为起点。瘫痪在床的妻子,四个若即若离的子女,一些旧情人和牵连的继子……他身上的光与暗映照在家庭的每一个成员身上。

梁光正的子女在复杂的情感下回顾父亲的一生,记忆深入,往事逐渐浮出水面,子女们重新面对自己与父亲、与整个家庭的关系,揭开伤口,爆发冲突,作出妥协与和解,直到无法避免的终点。

梁光正的光是什么,是怎样的?小说出版月余,这道光在读者和批评家身上,又产生了怎样的折射与反射?

在与梁鸿的交流中,我们与梁鸿深谈了她小说中的父亲形象和中国的家庭文化:那道光的来源和居所。

0-7.jpeg

▲梁鸿


一道复杂斑驳的光

写《梁光正的光》,是为了父亲。这一点,梁鸿说得直白。

2015年,父亲的去世给了梁鸿很大打击。悲痛风干成怀缅,梁鸿决定从这些情感出发,创作小说。

小说中,梁光正的故乡与梁鸿非虚构作品《中国在梁庄》、《出梁庄记》中实际存在的“梁庄”同名。但梁鸿从一开始就清楚,这部作品只能用虚构形式来写。

因为梁鸿相信,有了戏剧冲突,有了矛盾性和略带夸张的故事情节,才能够把他身上的特质充分、鲜明地体现出来。

梁鸿说,父亲是一个平等的人:

“他可以邀请你去改变,去叙述他,去虚构他,没有任何障碍。”

于是她改变、叙述、虚构。十余万字的小说写成,梁鸿笔下的父亲形象,是一道复杂斑驳的光源。

他爱自己的五个孩子,却又为了自己的坚持,不断对他们造成伤害。他是农民,却常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。他屡屡在生活的各处碰壁,却一天更比一天热情漫溢。

他煽情、自嘲、乐观、坚持己见,个性如此强烈,又始终缠绕在家庭关系中,为了他心目中的善而奋斗。

在梁鸿眼里,梁光正是坚持正义的人。但为什么他一生中都不能够得到他想得到的,一生都不能够实现他“说真话”的梦想?

这是梁鸿希望读者能够理解的一点:“当他跟子女发生冲突的时候,他其实内心有很大的驱动力,这个驱动力是人类更高的某种精神。”

“这样说有点太严肃了,但是是这样子的。”

0.jpeg

小说出版后,有评论者说,这个很“作”又自带光环、特立独行的父亲形象,已经超越了他局限的土地,超越了城里人或乡下人的父亲形象。梁鸿创造了一个很特别的梁光正形象,一个斗志昂扬、兴高采烈的社会异类。

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说,在现代文学的农民形象谱系中,梁光正是一个“新人”。

0-1.jpeg

▲《梁光正的光》新书发布会,梁鸿、李敬泽、格非、李洱在北京单向空间

“特别”、“异类”;但又有许多朋友和读者告诉梁鸿,读完《梁光正的光》,他们联想到了自己的某位亲人,甚至有人说,自己就像梁光正。

梁鸿说,异类却又引发了共鸣的梁光正身上,有某种悖论的、理想的、幻想的,但是却充满了某种力量的(“当然它也可能是可笑的”)特质,或许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影子。

写完《梁光正的光》,梁鸿发问:“梁光正是谁?”即使在写了十几万字之后,她还没有完全了解他。

但是她知道,他是我们的父辈:“他们的经历也许我们未曾经历,但他们走过的路,做过的事,他们所遭受的痛苦,所昭示的人性,却值得我们思量再三。”

与笔下的这个人物相处将近两年后,梁鸿也找到了这个复杂的个体身上最纯净的一处。

他内心里有一种最纯真的良善:他要对人好。他的每一次奋斗,都是希望能够把他的子女,他的家,他的妻子带到一个更好的生活上。

0-8.jpeg

中国式家庭的悲喜

复杂而又纯真:梁光正的光来自一个父亲,一个农民,一个被时代反复绊倒,依旧坚持自我的人,来自他的家庭观和道德感,来自他的渴望。

梁鸿将梁光正的光,照到了子女身上。

她希望能像素描的不同抛面一样,通过父子、父女之间爱恨纠缠的复杂情感,将明暗不同的平面结合,形成梁光正和这个家庭的立体形象。

冬雪、勇智、冬竹、冬玉:梁光正的四个子女。小说前九章轮流从他们的视角叙事,像多声部的咏叹,叹那个不合时宜,又不倦不怠的父亲。

第十章:终章,梁鸿从全知视角将子女们的叙述弥补、融合、升华。

梁鸿从创作之初就定下了这个叙事的结构。但正如家庭关系中的攻守、拉锯,如何调剂诸多成员的诸多视角,也是她反复推敲的要点。比如小说最后一章,梁鸿反复修改了五稿,才成为现在读者面前的模样。

小说多声部的结构本身,几乎是对中国家庭的一个隐喻。梁鸿在《中国在梁庄》中曾经叙述——

“中国式大家庭的成员,每个人都在艰难地牺牲、妥协、寻找空间。是中国生活、文化的形态,导致了这样可称为“粘稠”的状态——在大家庭中,每个人都既是孤独的:因为常常得不到关注;又是热闹的:因为总在群体中共同生活。”

“我们七零后大部分的孩子都是这个多子女家庭,都是有家庭内部的那种兄妹、父子、父女关系,可能本来就比较复杂,这里面人性的场域可能更加多维。”梁鸿说。

父亲、子女,相互伤害又相互关爱、牺牲,孩子们心里有怨有爱,亦步亦趋地跟着父亲,都想得到父亲的爱——在小说中,梁鸿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家庭的内景,通过梁光正的矛盾和错位,体现他发出的“暧昧、驳杂”的光。手持这道光,她试着照亮中国人生活的复杂性,人的复杂性。

640.jpeg

梁鸿并不担心80年代起出生的独生子女,会无法理解小说中对大家庭的表达。她相信人性的方向是一致的,年轻人对亲情的体会、家庭的体会,足够使他们对小说表达的人性产生共鸣。

《梁光正的光》出版后,梁鸿读到书评,一位年轻网友读后,感到需要再次“想想”生命中的某些人。

梁鸿对此特别有感触:“如果一个作者写的书,能够让一个陌生的读者能够感受到,他内心已经遗忘了的某种情绪,已经遗忘的某一个人,再重新浮现出来,让他重新去思考身边的人,把心中对亲人不理解的地方重新理解。我想,这就是一种弥合吧。文学可能无法弥补具体的伤害,但可以从抽象的意义,让人们从新的角度思考生活。”


梁鸿的下一站

从非虚构文学转到虚构,梁鸿最不同的体验是虚构的自由度:人物、场景的自由捏合,充满冲突性、象征性地发挥

“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非虚构不自由,那种戴着镣铐跳舞就不好,”梁鸿说,“我觉得这两者是是通向文学的两个不同的方向。”

未来,梁鸿可能还会会继续写以梁庄为起点的小说。但她的下一部作品会回到非虚构的土壤中去,写都市中的“地铁”。

“地铁的扩张和中国城市生活的改变、对普通大众生活的改变有很大关系。城市的地铁也是与中国的底层联系最紧密的,里面包含了各种复杂的因素,肯定也是跟乡土息息相关的。但是他仍然是都市的一个形态。”

从“梁庄三部曲”、《神圣家族》到《梁光正的光》,梁鸿的创作与乡土文学的底色息息相关。在她的观察中,用乡土、都市这两种形态,来涵盖中国目前的生活,其实是涵盖不住的。

“并非谁就是都市生活,谁就是乡土,生活其实是非常混杂的。”


0-6.jpeg

《梁光正的光》

梁鸿 著

人民文学出版社

2017年10月

作者 Author

张瑾华
张瑾华
批准文号:浙网信办[2012]1号 浙ICP备09055608号-16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928
钱江晚报©版权所有2006-2015 24小时热线:96068

浙江24小时 大新闻 | 小日子

立即打开
没有更多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