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关于 app下载

扫一扫下载

浙江24小时客户端

把三本书主义说给6万人听的他,周六会说什么

全民阅读 2018-02-05 21:44:37

浙江24小时-钱江晚报通讯员 马正心


2018年2月10日(周六)晚上7点,钱报读书会·华云文化咖邀来“伤痕文学”创始人、著名作家卢新华先生,在杭州庆春路购书中心与读者见面,以他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对文学与世界深刻的感悟,倾谈“人生要读的三本书”——有字之书、无字之书、心灵之书。

活动还特别请到杭州市公益中学校长潘志平,心理管理学家陈禹安先生二位作为嘉宾。

三本书海报.jpg

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卢新华,高个子,肌肉有力的双手,不仅提过笔。他的活力和气场全然不像一个已过耳顺之年的人。

卢老师图.jpeg

整整40年前,卢新华以短篇小说《伤痕》被载入中国现代文学史史册,并引领了著名的“伤痕文学”运动。当时还在复旦中文系读书的学生卢新华。动人的文字让“全中国的读者泪流成河”,“伤痕文学”由此发端,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重要的文学现象。

2017年,29万浙江考生的高考语文作文题又源自卢新华的“三本书主义”——人要读三本大书,一本是“有字之书”,一本是“无字之书”,一本“心灵之书” ——他又一次深刻地吸引了读者的目光。

那年6月,杭州公益中学,在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届钱报读书会上,他为座无虚席的礼堂,场外十五间教室中通过闭路电视观看直播的家长、读者,以及六万多通过kk直播·华语之声从网络收看直播的读者,分享了他心中的三本大书。

现场读者图.jpeg

当时,钱报记者透露,卢新华新作《三本书主义》很快将由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推出。

近日,《三本书主义》这部有份量的文集正式出版,书中收录了作者近年来发表的散文、随笔,以及部分演讲,文章发表于《人民日报》《文汇报》《上海文学》《侨报》等中外知名刊物。

书影.jpg

全书以卢新华留学、经商、写作、务工等丰富的人生经历为依托,展现了作者在各个不同时期对人生、自然和社会文化的反思,各篇文章都从不同角度体现了作者从大学时期就开始身体力行的“读好人生三本大书——有字之书、无字之书、心灵之书”的思想。

现场卢老师图.jpeg

卢新华说:“我有时也常想: 我们每个人,无论学者、官员还是贩夫、走卒;无论劳力者还是劳心者,即便没有写书,也不会写书,但还是会在不知不觉中用自己身体的脚、心灵的脚,在生命的不断轮回中,在如真似幻的时空的光影间,踏出一条只属于自己生命体验的轨迹。这轨迹其实就是一本本的书。”

这番话,至今依然值得人们深思。

如果你希望了解人生要读的这“三本书”,如果你还在为错过了去年6月那场“精神盛筵”而遗憾,如果你想向卢新华抛出自己的问题——

2018年2月10日晚上7点,钱报读书会·华云文化咖诚邀你来庆春路购书中心,与卢新华面对面。



人生要读三本书——

《三本书主义》新书分享会


时间:2018年2月10日 周六 晚上7点

地点:庆春路购书中心

主讲嘉宾:卢新华(著名作家)

特邀嘉宾:潘志平(杭州公益中学校长)

陈禹安(心理管理学家)

主持:萧耳(作家、资深媒体人)

主办:钱江晚报 华云文化 新华书店 复旦大学出版社 



嘉宾简介

卢新华,江苏如皋人,1982年2月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。大学一年级时,曾在上海《文汇报》发表短篇小说《伤痕》,该作获1978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,并引领了新时期著名的“伤痕文学运动”,同时被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俄、日、西等十几国文字。后于1986年自费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就读,获文学硕士学位。现以自由撰稿人身份往返于中美两国,主要从事创作和讲学活动。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《伤痕》《典型》《表叔》等,中篇小说《魔》,长篇小说《森林之梦》《细节》《紫禁女》《伤魂》,长篇思想、文化随笔《财富如水》等。

潘志平,杭州市公益中学校长,1994年起,先后在浙江省临安市马啸中学、颊口中学、天目高级中学、锦城二中任副校长、校长及临安市教育局任办公室主任。2007年至今,任杭州市公益中学校长。

任教英语35年,注重培养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,开展课堂分层教学实验,取得明显效果,形成了“以情激趣、主体参与、活动贯穿、分层提升”的“PZP十六字英语教学法”。

专著《一位智慧校长给家长的50封亲笔信》、主编的《嗨,孔夫子——中学生读论语》等已成为畅销书。《让英语课堂充满活力》、《亲笔信,把工作做到家长的心坎里》、《做孩子,做孩子喜欢的学校》等分别在《教学月刊》、《班主任》、《中小学管理》等期刊上发表。

陈禹安,心理管理学家,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,宁波大学特聘教授,心理说史首创者,曾游历美国、日本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等国家及地区考察讲学。主要著作有“心理管理”和“心理说史”两大系列,出版有《激励相对论》《心理三国》《心理吴越》等20多部作品。擅长用进化学心理学,对历史文学作品中经典爱情故事进行深刻评析。其多部作品也在香港、台湾、韩国等多地出版,并广受好评。


读一点

《三本书主义》自序


有关我“论三本书主义”的文章,最早见诸于2010年1月的《人民日报》副刊。但作为我切身的生命体验和心灵感悟,并一直用心去践行,却是从大学时代便开始了。

初进复旦大学中文系读书时,我心里主要装着的其实只有“有字之书”。因为“文革”荒废了十年的学业,我那时对于一切的“书本知识”都有着一种病态似的饥渴。除了广为搜罗诸如《复活》《悲惨世界》《艰难时世》《羊脂球》《彷徨》《呐喊》等中外文学名著悉心研读外,我还强迫自己啃读了《诗经》《左传》《昭明文选》等艰深的古籍,并一本本背诵了《唐诗三百首》《宋词三百首》《元曲三百首》……然而有一天,老师在课堂上忽然讲起宋代著名诗论家严羽的《沧浪诗话》,讲到得意之处,还转过身去,在黑板上很用力地写下——“学其上,仅得其中;学其中,斯为下矣。”于是,一如许寿裳先生评鲁迅《祝福》之语“人世间的惨事不惨在狼吃阿毛,而惨在封建礼教吃祥林嫂”,曾启发我写出了短篇小说《伤痕》一样,严羽的这段话也启发我认识到:人生无论“为文”还是“为人”,皆“取法要高”,而“取法”的最高境界则是“法乎自然”。于是,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的古训,也就自然而然地注入我的心田。我也开始将“行万里路”看作是读书的一部分。只不过,相对于“有字”的“书本知识”,这是一本“无字”之书,除需要用心去细致地阅读外,还需要用脚去不断地丈量。

就这样,我迎来了大学毕业后最重要的人生抉择:如果从政,一步便可身居高位。但让我忧虑的是,自己是一个喜形于色,爱憎分明,崇尚“自在而独立的人格、自由而严肃的思想”的人,只怕不仅官做不好,可能还会从此“不得开心颜”。如果为文,当是自己的理想和兴趣所在。但文以载道, 任重道远,若不放下已有的世俗的荣誉和光环,便无法攀得更高,走得更远……

这样,在对自己心灵的不断的“拷问”下,我把寻找个人在宇宙间的坐标,在自然和社会中的位置视为人生第一要务。“一个最聪明最有智慧的人,应该是一个能够最准确、最及时、最迅速地找到自己在自然和和社会中的位置的人。”我在笔记本上这样写道,并在人生的路途中,陆续做出了一些在亲友和同事们眼里看来是匪夷所思的事:例如辞去报社记者职务“下海经商”,留学期间踩三轮车,后来又到赌场发牌……但也收获了“放手如来”“悟山有顶弃作杖”“财富如水”“合天道,衡人欲”等哲思。  

苏东坡曾有诗云: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,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我在去国离乡,远渡重洋的三十年间,在对自己心灵的不间断的阅读和“拷问”中,一时一刻也没有放弃对于自己祖国,自己民族心灵的阅读和审视。《细节》《紫禁女》《财富如水》《伤魂》等的出版,都是这种阅读的心得和收获。当然,现在收入此书的凡二十九篇文章,则更集中和全面地反映了我对社会、时代和历史的思索,其中有些篇章甚至是忍受着内心巨大的疼痛,并和着泪写下的。 

我有时也常想: 我们每个人,无论学者、官员还是贩夫、走卒;无论劳力者还是劳心者,即便没有写书,也不会写书,但还是会在不知不觉中用自己身体的脚、心灵的脚,在生命的不断轮回中,在如真似幻的时空的光影间,踏出一条只属于自己生命体验的轨迹。这轨迹其实就是一本本的书。从微观上看,它们是极富个性化的个人的书写;从宏观上着眼,它们则是大自然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意涂鸦。那么,一个家庭,一个企业,一个组织,一个国家,一个社会,一个民族呢?

不久前,我曾从手机微信圈里看到一段视频:在一个四层的围成长方形的教学楼的走廊上,身穿蓝色校服的中学生们,正你推我挤,争先恐后,极度兴奋地狂撕着一本本书,一时间,白花花的纸片鹅毛大雪般飘向楼下的庭院和天井,很快在地上积起厚厚的一层。很像是“文革”初期红卫兵“破四旧”时在街头撕书、焚书的场景。

他们为什么要撕书?是对书本的厌倦?是对“填鸭式”教育的恨恶?是青春期力比多过剩需要发泄?还是在追求心灵和个人意志的释放?

就在那时,我忽然有一种错觉,以为那些撕书的学子们其实更像是一本本的书。我不知道若干年后,他们的人生之书究竟完成了哪些篇章,或者有无虎头蛇尾之嫌,但我知道,当下正是他们生命进程中的谋篇开章之际。

不光这些初踏人生之路的学子们是一本本的书,这世间的每一个家庭,每一个企业,每一个组织,每一个国家,每一个社会,每一个民族,其实也都是一本本的书。有的精彩纷呈,起伏跌宕,含蓄隽永,让人读来不忍释卷;有的则心绪浮躁,思维混乱,假话、大话、空话连篇,让人望而生厌。

但丁《神曲》中曾说过:“我又看见一条船,航行海上又快又稳,可是在到码头的时候翻了身。”

因此不由想,为了保证我们每个人至少都能从平凡的生活中获得心灵的宁静、幸福和快乐,同时人生之舟也能顺利抵达彼岸,为了保证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巨轮能够一直顺风顺水,而不至于在临近码头的时候倾覆,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应该融会贯通地去读好“有字之书”“无字之书”以及“心灵之书”这三本大书的。

这三本书细究起来其实也只有一本,那便是“心灵之书”。人的心灵的观照,心灵的反省,心灵的体悟,才让世间一切有字和无字之书赋有了人的灵性和灵魂,并与人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是故,孔子说:“吾日三省吾身。”老子说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鲁迅则说:“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,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。”

是故,印度哲人释迦牟尼也一直劝导人们努力学习和实践三个“般若”——“文字般若,实相般若,心灵般若”。

是故,我也会穷毕生之努力,与我的同道、同学、同事,以及我的祖国和民族一起去努力学习和践行“三本书主义”!


卢新华

2017年6月22日记于洛杉矶


稿件来源:钱江晚报

作者 Author

马正心
马正心
批准文号:浙网信办[2012]1号 浙ICP备09055608号-16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928
钱江晚报©版权所有2006-2018 24小时热线:96068

浙江24小时 大新闻 | 小日子

立即打开
没有更多啦